行業信用體系框架設計方法淺議

林鈞躍 

自2014年《社會信用體系規劃綱要》實施以來,部際聯席會議推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的力度空前。在初步建成“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設施的基礎上,近兩年圍繞“失信懲戒,守信激勵”機制的建立,實現了向信用信息應用方向的工作重點轉移,讓全社會切實感受到了信用力的作用,也讓民眾享受到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成果。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分別在“條塊”兩個方向推進,是在中央和地方信用信息基礎設施具備支撐條件下先后開展的。作為“塊”的城市信用體系建設工作先行展開,發改委和人總行先后在2015和2016分兩批43個城市進行試點,并在2018年初選取首批12個城市做“示范”。作為“條”的行業信用體系建設工作自2017年初啟動,部際聯席會議決定引入第三方信用服務業機構的力量,共同參與34個領域的信用體系設計和建設工作??梢灶A見,就在今年內,諸多行業或領域的信用體系建設工作就要進入設計階段。有些行業還會先行一步,進入實質性的施工階段。

對一個行業來說,行業信用體系是一個投入很大的“百年工程”,一個好的框架設計方案至關重要,特別是它的適應性、完整性、技術先進性和可持續升級等考慮或指標設置。盡管它往往是行業信用體系設計的最初方案,還不是設施架構或施工技術方案,但其性質是頂層設計,是一個綱領性文件,具備指導性。它最忌設計者以偏概全,以“先入為主”的方式誤導委托方。

但是,遺憾的是,去年在閱過二、三十份行業信用體系設計方案之后,筆者發現設計單位普遍存在著方法論方面的缺陷。提供設計方案的信用服務機構在技術和數據資源上各有長短,但設計水平普遍有待提高。因此,借《中國信用》的平臺,提出設計者應該注意的6個問題,以供探討。

一. 定義覆蓋范圍和參與主體

首先,設計者要對目標“行業”進行定義,給行業劃定邊界。在多數情況下,“行業”不能簡單地按照《國民經濟國民經濟行業分類(GB/T 4754—2017)》進行劃分。對非經濟類的行業,也不能簡單地按照單一社會功能進行劃分。

在方案設計時,行業的劃分更要考慮“委托方”的立場。假如站在政府信用監管的角度,“行業”會與一個政府部門的監管范圍和職能相關。以民政部的監管職能為例,它涉及社團管理、婚姻登記、救災救濟、優撫安置、擁政愛民、區劃地名、老齡工作、社會救助、基層選舉低保、福利、慈善、殯葬等諸多領域或行業,還包括民非企業,福利彩票和基金會這類涉企業和涉金融的領域,在設計民政信用監管體系時,絕不能只考慮一、兩個行業的信用或失信特征。在另一方面,恐怕民政部只能建立一個信息基礎設施和一個信用監管平臺。

再如站在行業組織的角度,有的行業協會的界別窄,成員單位只來自一個特定的小行業。但是,不乏有大的行業協會覆蓋若干個國標定義的“分支”行業。

“領域”的覆蓋范圍大很多,往往大于一個政府部門的信用監管范圍,更是大于“行業”范圍。假如真的要建立司法公信領域的信用體系,就是涉及高法、高檢、公安部、司法部等四個以上“部委”。

設計者最易犯的錯誤主要有二,一是不能提供給委托方足夠的知識,從而過度遷就委托方的狹隘思維;二是只知道發揮或兜售自己所在信用服務機構的技術特長,因而誤導委托方,編制出一個掛一漏萬的設計方案。

二.體系的運行主體和目標主體

通常,行業信用體系是一個“三位一體”結構,即由政府信用監管、行業組織自律和信用管理技術支撐機構互聯互動。雖各自的發揮的功能不同,或有主輔之分,運行主體卻缺一不可。其中,行業組織自律方面的設計常有疏漏,企業分級評價只是方法之一,還應把企業公約、企業承諾、制定團體標準、宣貫信用國標、誠信教育、輔助監管等內容設計進去。

另一方面,目標主體所指的是受監管的目標主體,它們主要是行業內的企事業單位和重點職業人群。還有一個目標群體不應遺漏,就是所在行業的外籍人士,主要是在外商投資企業里工作的常駐外籍管理和技術人員。

在許多情況下,目標主體還應包括一些鄉鎮、街道和園區。例如,北京的南鑼鼓巷,它就是旅游目的地。馬連道茶城,也在茶場和茶商所在行業。

鑒于目標主體的性質不同,應分別采用企業征信、個人征信和國際征信三種技術方法去處理,尤其是建立靜態或動態信用檔案的技術操作。

三. 定義“體系”

因為行業信用體系的是一種“體系”,設計就要符合體系的定義,具備體系的內涵。在內容上,行業信用體系必然包含:信用信息基礎設施,即企業信用檔案庫、職業人信用檔案庫和反欺詐數據庫,或許還要建立商品及其追溯的數據庫。

運行框架則包括體系運行的各種軟規則,以政策法規和標準化為主,還有一些機制,以及規劃力和運作力等。配套工具也很重要,特別是在打算實施平臺戰略時,為實現動態交流交互的緣故,許多應用軟件、計算方法、APP和BBS都會不斷推出。

最忌設計方案丟三落四,分不清“體系”和“機制”,也分不清“系統”和“平臺”。另外,設計者該替委托方著想,設計不忘“留足端口”,能允許系統“適時升級”。

四.要實現的目標

設計者要為行業信用體系設置目標,即欲達到的運行效果。目標設置應分成“遠期目標”和“近期目標”。

確定遠期目標的主要依據是社會信用體系理論和黨政決議性文件。通常,理論確定的目標是更為理想和更為全面的。比之理論確定的建設目標,黨中央、國務院和部際聯席會議下發的文件或頒布的政令更具有現實性。如果委托方是行業的政府監管或主管部門,依據黨政決議性文件所給出的建設目標更為妥當。

一般來說,行業信用體系建設的遠期目標是完善失信懲戒機制、行業的信用經濟成分增長(信用投放量和受信余額)、重建誠信商業倫理和交易環境、支撐企業的品牌戰略、支撐一帶一路戰略的參與度、防范出現大面積信用坍塌和系統性風險。

近期目標的確定比較簡單,首要目標就是消滅本行業排序在前的、最嚴重的失信問題。其次是解決業內企業獲取授信和増信問題,以及實質、實物性地獎勵誠實守信的業者。具體來說,近期目標設置是與委托方分配建設工作任務緊密相連的,作為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的政府主管部門會下發一系列指導性文件,指明本系統的信用體系建設方向和任務。

另有一種目標叫做“終極目標”,以建立失信懲戒機制為例,就是形成全方位打擊失信的天羅地網,基本上可認為是“政府聯合懲戒機制”+“市場聯防機制”的聯動。

五.理論依據和運行軟環境

做設計須有依據,不能僅憑經驗而為之。所謂的“依據”,分別是理論依據、法律依據和政策依據。設計者常將法律依據和政策依據歸于一類,這在實踐中是可行的。

鑒于發現、防范、轉移、控制和預測信用風險該是行業信用體系發揮的主要功能,所以設計的主要理論依據是企業信用管理理論,其次是政府信用監管的規則。使用信用管理5項基本功能和部門設置規則依次進行篩查,可以完善行業信用體系的信控功能和運行機構設計,避免出現設計漏洞。

體系運行的軟環境是指法律和標準化這兩種規則。上述的政策依據可劃入此范疇,這類依據包括相關的法律、中共中央的決定(文件)、國務院法規和監管部委局辦的部門規章。標準化環境則是指行業信用標準和團體信用標準的配套,以及對信用國家標準的宣貫方式方法。也就是說,設計者應該在方案中提供兩個清單,一是配套的地方信用法規的立法項目清單;二是欲研制的行業信用標準的名稱和立項清單。

在諸多設計方案中,最常見的不足是合規度檢查,少有設計團隊配備懂信用、征信法律的專業人員,在給政府部門設計信用監管系統或平臺時,根本就沒認真做合規度檢查。

六.診斷和問題排序

設計者在動手編制方案之前,須對行業進行“深度的”現場和文獻調研,調研目標包括政府信用監管部門、行業組織和業內企事業單位。政府信用監管部門是指負有監管本行業職能的政府部門,而不是類似工商局和質監局這種“通用型”市場監管部門。

在匯總分析調研結果之后,設計者要針對現狀給出一個“診斷”結論,發現現行的信用體系運行狀況和缺陷,提出一個“三選一”的建議。所謂的“三選一”是指在新建、推倒重來和升級改造三種方法之中選一個。

設計者還須在方案中提供行業重點失信問題的“排序表”,對行業面臨或現存的最嚴重的失信問題進行排序,主要包括那些造成經濟損失最大、社會影響最為惡劣、能摧毀行業信譽和引發群體事件等類的不誠信問題(非純信用問題),切記不可死板排序,要與診斷結果相結合,考慮政府建設任務的排序。也就是說,問題排序往往是“雙排序”。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問題的次序會被調整。

由此可見,診斷就是發現問題,以及根據問題嚴重性進行排序。

總之,當前承接框架設計任務的單位少有成熟的,技術水平和編制的規范性亟待提高。在設計技巧上,委托人需要了解而設計者需要應對的問題還有不少,例如引入大征信業外部技術支持的內容和方式、數據源和獨特數據維度、實施平臺戰略的設計、設置或優選運行機構的考慮、編制設計報告的格式比較、誠信教育工程的嵌入、應對委托方評審組提出的要求、報告質量檢驗等,上述都是值得認真探討的問題。